关于本站 |  信仰宣言 |  护教卫道 | 初信疑惑 | 圣经疑惑 归正站点(文章事工)
>>科学信仰 关闭目录>>
《圣经与汉字的奇妙关系》
原著:赖恩 肖锦红 曹赟学等

10
目  录

 

一、中国汉字与圣经有渊源吗?

二、用《圣经》注释中华古汉字的依据

三、加密了的古文字

四、汉字解密(一)

五、汉字解密(二)

六、神掌管万有,天佑中华

 

 
 
 
《圣经》与汉字的奇妙关系 - 赖恩 肖锦红 曹赟学等 著 福音云阅读 FUYINTUSHU.COM
一、中国汉字与圣经有渊源吗?

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创造了灿烂多彩的文化,特别是在汉字上的创造和发展,更是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智慧。

汉字是由笔画构成的方块状字,字形优美,含义丰富,是世界上最优美的文字之一。汉字作为华夏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中华民族传递文化、思想极其重要的语言工具,在中华民族的文化、政治、经济、生活中,起着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国自古就有“书画同源”一说,这是因为最早的文字就是图画,汉字的起源就是原始的图画。先祖们根据世间万物的形状,用相似的图形符号来代表这些东西,用以记录事情,这些象形符号逐渐的形成了文字,这些文字后人称为象形字。

象形字来自于图画文字,它的局限性很大。因此,以象形字为基础,汉字逐渐发展成表意文字。表意字是指根据描述对象内容的意义所创造的字,从画图和实物符号发展,逐渐把更多的意义融入文字当中。

根据考古的发现,大约在距今六千年的半坡遗址等仰韶文化遗址的陶器外壁,已经出现刻划符号,共达五十多种,具备简单文字的特征,可能是汉字的萌芽。

成熟的汉字,大约出现在是在公元前14世纪的殷商后期(距今三千四百多年),这时期形成了初步的定型文字,即甲骨文。

甲骨文之后,在周朝时期,汉字又逐步形成金文——刻在青铜的钟鼎和石鼓上的文字。

秦朝时期统一了文字,李斯对当时的文字进行收集整理,进行删繁就简、美化加工,这种统一后的文字被称为——“秦篆”。这个时候的文字几乎已经完全没有象形文字的痕迹了。

秦篆”书写过于规范,民间就出现了许多的简便字体。这种字体的特点是:变“小篆”的圆为方,改“小篆”的曲为直,并分出了一些偏旁部首,被称之为——“秦隶”。

“秦隶”之后,到汉朝时期,“楷书”开始萌芽阶段,到魏晋时期已经很盛行,晋代王羲之是楷书的创始人。王羲之的楷书吸取了篆书圆转笔画,保留了隶书的方正平直,使汉字结构大体的固定了下来,后人以这种字体作为学习书法的楷模,即称之为——“楷书”。

经过中华先人们一代又一代的积累和改进,逐渐形成了现在丰富多彩的汉语文字。

奇妙的是,我们如果查考基督信仰的《圣经》,这本神启示给人的话,就会惊奇地发现,其中有许多的记载和教训,和中华民族的汉语文字竟然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联系。

《圣经》创世记第二章十八节记载:神说:那人(男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我们的祖先一定记得神在伊甸园造人的经过,所以:汉字的“好”字,就是“女”+“男子”。

《圣经》创世记第三章记载:神禁止亚当和夏娃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吃了必受刑罚。而“禁”字,意即“树木”之下,一只手在指“示”,在禁止,此乃为“禁”也,多么传神之笔!

汉字中的婪”字,意思就是贪心,贪得无厌。树“木”底下一“女”此为“婪”也,正与《圣经》中的记载吻合。

圣经创世记三章记载:“女人”夏娃因为贪婪,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将罪恶引入人间。中国先祖在造这个字的时候,还记得这个惨痛的事实。

汉字的“義”字,简体为“义”,意即公义、仁义、道义、正义。《圣经》创世记第四章记载:亚伯献上羊群中头生的给神,因此被神称为义。我们的祖先一定知道这件重要的大事,所以“義”字是“羊”和“我”。用羊羔的血来遮盖人的罪,以至于成为“义”,而羊羔正代表耶稣基督为人类的救赎。

汉字的“船”字,为“舟”+“八口”即为“船”。《创世记》六章记载:挪亚照着神的吩咐造了一艘方舟,一家八口人躲在里面,从而避免了洪水的毁灭。显然,中华先祖们对于这件上古洪水事迹,是记忆犹新的。

福字是我们使用频率很高的一个字。“福”字的意思是:福乐、福气、幸福、祝福。“福”字在甲骨文里,是两手捧酒坛把酒浇在祭台上的会意字。古人对福的定义是:“顺天垂相,合道而行,福之然也!”所以“福”并不是人人有份,而是非求不能得!是人到造物主那里祈求、信靠、接受而得到的。

在汉字中还有许多与《圣经》记载奇妙印证的地方,作为后人的我们,大都是忘记了我们的先祖,原来是敬拜创造天地之主的虔诚子民。

现今有许多国人有一种观念,以为基督教是西方人的宗教,是外国人的信仰,与中华民族的文化是对立的,以至于由此产生出抵制或者是排斥的心理。

然面,当我们思考汉字与《圣经》奇妙联系的时候,再多一些了解祖国的文化,就会惊奇地发现:基督教信仰所敬拜的创造万物的真神,正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寻求、敬拜的“上帝”。

我们仔细比对《圣经》和汉字就可以有一个清楚的轮廓,中国的先祖们对上帝有认识和敬畏的心。

中华民族的原始文化,是敬畏神、相信皇天上帝的文化。

相信独一真神的信仰,不是西方的宗教文化,而是土生土长的华夏传统文明。

《圣经》说: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完毕,就安息了。《周易》也神秘地说:七日来复,天行也。

《圣经》说:伊甸园里有四条河,流出珍珠玛瑙。《淮南子》上说:天下有四水,凡此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药,以润万物。

《圣经》说:后来(诺亚时期)地上充满罪恶,上帝用大洪水淹没了大地。《淮南子》《国语》上都说:共工为始作乱,震滔洪水,祸害天下,天柱折,地维绝,水潦尘埃归。

中华文化瑰宝《诗经》中,“上帝”一词曾出现了二十多次。现今存放在北京天坛里的牌匾上刻写的四个大字“皇天上帝”就是最好的证明。

春秋时期著名的思想家老子,著有《道德经》一书。其中说:“道,从无中生有,乃天地之始,万物之母。”
《圣经》约翰福音一章记载:“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两段话放在一起比较,我们会发现两者是何等的相似!

孟子曾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中华先贤们一生所追寻的“道”,不正是那位创造宇宙万物的真神上帝吗?
仿佛一条七彩的纽带,连接着天上的生命河与长江。

似乎有一根慈爱的金链,维系着美丽的天国与古老的黄河。

可惜的是,经过沧海桑田、风云变幻的历史潮流,华夏子孙们居然忘记了先贤们的教诲,逐渐的以偶像的崇拜代替了独一真神,以龙的文化代替了造物主的信仰。

结果原本是信仰皇天上帝的中华民族,慢慢的迷失在人们自己所造的偶像、神明当中,迷失了生命的道路。

在历史的演变进程中,国人就逐渐的以迷信代替信仰,以人权代替神权,用仇恨代替仁爱,用愚忠代替平等,从此罪恶横行,江河日下,直至今日的情形。

放眼如今的华夏大地,忠义难寻、人心不古,反而是自私自利、金钱至上。人们更是离开创造人类的造物主,越走越远,令人叹息!

亲爱的同胞们,华夏儿女可以忘记先贤所敬拜的真神上帝,但慈爱的神没有忘记他所爱的炎黄子孙。

今天,独一的真神神仍然借着《圣经》,也借着这篇小文,将他的慈爱向更多的中国人(当然也包括你我)显明。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圣经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神爱我们,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犯了什么罪,不管你有多么痛苦,不管你对生活是多么绝望……只要你相信耶稣基督,归向这位创造天地的主宰,相信我们先祖所敬畏的上帝,就能得到平安,罪恶得到赦免,认识有盼望,更能得到永远的生命一永生!

这就是中华先贤们毕生追寻、魂牵梦萦的“上善之道!”

现在的汉字由甲骨文发展而来,甲骨文字主要是由图像符号构成,以象形文字为基础,构成了四种类型的文字:象形、指事、会意、形声。

作为图形文字的汉字,每个字都是一幅图画。这意味着,它描画的可以是一个具体的有形的物体,也可以是当时的生活片段、民俗,甚至是当时流传的历史故事!这是图形文字最得天独厚的优势!从这个角度看,每个古汉字都可以被看成是一幅远古流传下来的珍贵图画,就跟博物馆里珍藏的那些古画或者古老洞穴里发现的史前壁画,价值连城,甚至更加贵重!某些壁画可能会是信手涂鸦,而作为文字,其创作则严肃得多。

《淮南子·本经训》:“昔者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里对此解释:“造化不能藏其秘,故天雨粟;灵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形容汉字是鬼斧神工、惊天动地的伟大创造。

中国汉字与圣经,也许人们很难把两者联系在一起。然而近些年来,有中外学者开始研究中国汉字和圣经的关系,有关书籍也有出版,比如《创世记与汉字》、《创世纪的发现》、《创世记与孔夫子不能解释的秘密》等。在书中,作者列举数百汉字中所隐含的有关圣经创世记中奥秘。

几乎《创世纪》中的所有故事都可以在不同的汉字中找到,对此有评论说希伯来人是利用文字通常意义上的符号功能忠实地记录了上帝创世过程,而中国人的祖先则是把创世传说隐含在每一个具体的象形文字之中。

汉字是否与圣经有关系,目前说法不一,尚未定论,许多都还在研究当中。不过对于把汉字和圣经联系起来,一方面使人感到新奇,另一反面也引起人们诸多的质疑、反对甚至否定。像一些通过《说文解字》或者联系中国古代社会风俗传统对汉字进行解释来否定用圣经解释的例子也有很多。

另外,对于汉字的起源和创造初衷,学者们有不同的认识和看法。张庆松博士曾在《中华智慧起源:论“仓颉造字”历史真实性和现实意义 》一文中曾谈到,长期以来,“汉字起源神灵说”一直占据学术界的主流地位,这是因为被公认为中国最早汉字的甲骨文是在商代遗留的大批龟甲上发现的,而且其内容大多是卜词。按流行说法来讲,汉字是古人用来“通神”的工具。

但他认为,将最早的汉字完全说成是与神沟通的工具,是以偏概全,不能够说明古人创造汉字的原始初衷。张庆松认为“仓颉造字”在目前看来还是最真实、最可信也是最有现实意义的汉字起源理论,通过仓颉造字可以确认汉字是黄帝为了文化传承和教化后人的需要而创立的。

《史记》记载,昌颉造字时电闪雷鸣,因为泄露了天机。20多年前,一位叫Ethel. R. Nelson 的美国女病理学家在泰国居住期间无意间读到了一本小册子——《创世纪与汉字》(《Genesis and the Chinese》),上面提到了汉字字体结构本身所隐藏着的神创世传说。此后,她竟对这个课题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她设法与该书作者C. H. 康教授建立了联系,接着竟又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加入了康教授的研究工作。如今,她与C. H. 康教授合著的《创世纪的发现》(《The Discovery of Genesis》)以及与Richard E. Broadberry 博士合著的《创世纪与孔夫子不能解释的秘密》(《Genesis and the Mystery Confucius Couldn’t Solve》)因进一步拓宽了圣经考古学的研究空间而引起了海外学术界的关注。

 
<<上一页
下一页>>